碧血剑

第二十一回 怨愤说旧日憔悴异当时

金庸2019-01-08 16:20:47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焦宛儿躲在暖轿底下,只觉这四名轿夫健步如飞,原来抬轿的人也都身有武功。她心中不禁有点害怕,这时正当隆冬,寒风彻骨,暖轿底下都结了冰,被她热气一呵,化作了冷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。

宛儿只好任冷水落在脸上,不敢拂拭,只怕身子一动,立被何铁手发觉。

走了大约半个时辰,忽听一声呼叱,轿子登时停住。只听一个男人声音喝道:“姓何的贱婢,快出来领死。”宛儿心中奇怪:“这声音好熟,那是谁啊?”又听见另一个声音道:“你们五毒教横行一世,想不到也有今天。”宛儿一惊:“那是闵子华!嗯,第一个说话的是他师兄洞玄道人。”只听见四周脚步声响,想是已有许多人把暖轿围住,轿夫们把轿子放下,各自抽出兵刃。宛儿拉开轿障一角,偷偷张眼外望,只见东边角落上站着四五个人,都是身穿道袍、手执长剑的道士,当先一人依稀正是洞玄道人。宛儿心想:“西、北、南三边想必也都有人,他们武当派是大举来报师长之仇了。”只觉轿身微微一晃,何铁手已经跃出轿外,娇声喝道:“水云贼道死了没有?你们胆子也真大,要想干什么?

”洞玄道:“我们师父黄木道长到底在那里,快说出来,那就免受折磨。”何铁手格格娇笑,柔声道:“你们师父又不是三岁娃娃,失去了问我们要人。你们把师父交给我照管了,是不是呢?好吧,大家武林一脉,我帮你们找找吧,免得他可怜见儿的,流落在外人没照顾。”宛儿心道:“原来这人说话都是这么一副娇声媚气的声口,我先前还以为她故意向袁相公弄姿作态呢。”洞玄怒道:“你们五毒教到处横行,今日教你知道恶有恶报!”

长剑一挺,就要上前。何铁手笑道:“武当派号称剑术正宗,平时不敢正大光明的来找我,现在知道我们教里许多人受伤,就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,哈哈,嘻嘻,嘿嘿!”片刻之间,换了几种笑声。她笑声未毕,只听见西北角上一人“啊!”的一声惨叫,想是被她下了毒手,一时呼叱怒骂,兵刃交并。

这次武当派倾巢而出,来的都是高手,饶是何铁手武功高强,却始终闯不出去。斗不到一盏茶时分,四名轿夫先后中剑,或死或伤,宛儿在轿下不敢动弹,她见武当剑法迅捷狠辣,果有独得之秘,心想当日袁相公一举破两仪剑法,那是他们遇到了特强高手,才受克制,其实普通剑客,决非武当门人对手。她怕黑夜之中贸然露面,被武当门徒误会是五毒教众,攻击过来可抵挡不住,只得屏息观斗。这时二十多柄长剑把何铁手围在垓心,青光霍霍,冷气森森,看得她惊心动魄。

何铁手双钩功夫果然了得,在数十人围攻下沉着应战,一个少年道人躁进猛攻,被她铁钩横划,带着肩头,登时痛晕在地,当下由同伴救了下去。

再拆数十招,何铁手力气渐渐不支,闵子华一剑削来,疾攻项颈,她头一偏侧避,旁边又有两剑攻到,只听见铮的一声,一件东西滚到轿下。宛儿拾起来一看,原来是半枚女人戴的耳环。她心中又喜又急,喜的是何铁手这一役难逃性命,可以给袁相公除了一个大对头;急的是她如丧命,青青不知落在何处,她手下教众肯不肯交还,实在难说。

又斗二十余招,何铁手头发散乱,已无还手之力,洞玄道人一声号令,数十柄长剑忽地收起,组成一张烂银也似的剑网,围在她的四周,洞玄喝道:“我师父他老人家在那里?他是生是死,快说。”何铁手把金钩夹在胁下,慢慢伸手理好散发,忽然一阵轻笑,铁钩快逾闪电,又伤了武当派的一名道人。众人大怒,长剑齐施,这一次各人见她狠毒,下手不再容情,眼见何铁手形势危急万分,突然远处嘘嘘溜溜一声吹哨。何铁手百忙中笑道:“我帮手来啦,你们还是走的好,否则要吃亏的呀。”宛儿心想:“如不知他们是在舍生忘死的恶斗,听了她这几句又温柔又关切的叮嘱,真还道她是在和情郎谈情说爱哩!”

洞玄叫道:“先料理了这贱婢再说!”各人攻得更紧。转眼间何铁手腿上连受两处剑伤,但她还是满脸笑容,一名年轻道人心中烦燥,不忍见这样千娇百媚、笑靥迎人的一个姑娘被乱剑分尸,喝道:“你别笑啦,成不成?”何铁手笑道:“您这位道长